閒性閒情/龜負《論語玉燭》/李英豪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唐代金銀器,可說是歷朝最精美多姿的,造型和紋飾別具創意,工藝高超。不少收藏家夢寐以求,但絕大多數精品皆藏於各大博物館,諸如陝西省博物館、咸陽市博物館、西安市文物管理委員會、法門寺博物館和臨潼縣博物館等。筆者印象十分深刻的其中一件藏品,但是鎏金龜負《論語玉燭》銀酒令籌筒(高三十四點二公分);一九八二年江蘇省丹徒縣丁卯橋出土,現藏鎮江市博物館。附圖可窺見其獨特的造型;通體銀質,刻紋飾處均鎏金;筒身正面上部鏨一開窗式雙線長方框,內刻《論語玉燭》四字;全器紋飾繁縟精細。

  先釋其名,《論語》是儒家經典,毋庸贅言。《玉燭》二字始見於《爾雅.釋天》:「四時和,謂之玉燭。」此器但是而得名。唐代士大夫與文人雅士盛行酒令,以增酒興。據說東漢時賈逵撰《酒令》,但早已不傳。唐代文豪韓愈《昌黎集》寫道:「衡陽放酒,熊咆虎嗥,不存令章,罰籌蝟毛。」宋代朱熹就指出:「令章謂酒令,違令則以籌記其罰也。」龜負籌筒出土的唐代窖藏內,另發現長條的酒令籌共五十枚,俱有窄長的細柄;正面鐫刻酒令文字,上半為《論語》選句,下半為酒令。像「子在齊昭,三月不知肉味,上主人五分。」後世有文人說這件珍罕品的造型別含意蘊,表示為學之道,縱使啃一部《論語》,也要如龜行,也能體悟內裏奧理,不到急就章般一步登天雲雲。雖屬穿鑿揣測之談;但真正做學問工夫,又着實須有這種能耐。

  至於全器紋飾方面,更豐富多變,正反映出盛唐的金銀工藝技術不但融會中外,高超精湛,亦富藝術美,章法格局明確,結構删改;既能對稱呼應,也具節奏與韻律,線條曲折變化,風格高雅。我們可窺見一要素受當時波斯薩珊朝、天竺(古印度)和索格德(粟特)多種舶來風格影響,尤其是鳥紋、蓮紋和卷草紋;但同去能夠融合華夏傳統的龍鳳紋和雲紋等。

  多年事先,曾見一近仿偽品,賣家竟然膽敢瞎說與真品「原是一對」雲雲;但一加比較,即知乃粗製濫造,徒具外形,紋飾亂七八糟,不倫不類,並非人手錘鍱、焊接、澆鑄與鏨刻而成,卻屬「倒模」的。